董事长举报大舅子!"沪市珠宝第一股"的宫斗戏来了

“沪市珠宝IPO第一股”的宫斗戏,在岁末年初拉开帷幕。

2020年12月29日晚间,莱绅通灵(603900)宣布公告称,公司于2020年11月20日收到警方通知,已正式受理公司举报的关于董事马峻、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一案。值得关注的是,马峻是莱绅通灵董事长沈东军的“大舅子”,两人同为上市公司的实际节制人。

与常在电视上抛头露面的沈东军相比,马峻夫妇鲜少呈现在公众视野。多年沈东军和马峻、蔄毅泽一直坚持一致行为人关系,为何“亲情的小船”突然就翻了?为何莱绅通灵在警方受理一个多月后才披露上述公告?

“这完整是由离婚案引发的,沈东军妄图独霸上市公司节制权。”当事人马峻在接收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独家采访时称,妹妹马峭早在2019年11月20号就起诉与沈东军离婚,如果分割财产可能导致股份将低于16%,进而失去上市公司的节制权,“所以沈东军才假造不实证据去税务和公安举报,试图要挟恫吓我妹妹马峭,阻拦离婚分割财产。我妹妹也被举报了。事实上,马峭近20年都没有在公司任职和领工资。”马峭在接收记者采访时,认可了上述说法。

1月4日上午,e公司记者就此接洽到沈东军时,他对离婚纠纷引发举报的说法予以否定。对于未通过公告披露离婚纠纷事项,他回应称法院有可能判离,也有可能判不离,不能愚弄投资人。

“明星老板”沈东军

“我当年来到南京的时候,不就是一贫如洗吗,连住的处所都没有。”在一档电视节目中,沈东军谈起创业阅历时这样说。

上世纪90年代,沈东军从某航空公司旗下的旅行社辞职创业,但经营柯达数码彩扩店的生意很快以失败告终。他每天在家中烧饭,然后站在阳台上看着妻子马峭下班回家,“那是最煎熬的三个月。”

1997年,沈东军开端将眼光投向珠宝行业。他的岳父马崇仁是地质学专家、有名珠宝专家,被业界尊称“翡翠王”。在岳父和妻子支撑下,沈东军和大舅子马峻合伙搞起了珠宝生意。

(沈东军在电视节目中谈及妻子)

公开报道显示,沈东军在南京太平南路珠宝一条街一个写字楼里,摆了两截柜台销售翡翠。面对惨淡的生意,他干脆骑上摩托车,到保龄球馆、珠宝店、商场门口发传单,“我们决议,先扮演价钱‘杀手’的角色,把价钱降到底。”

沈东军发起的价钱战,随即遭到同行抵制,甚至有人刷了“滚出珠宝一条街”的标语。最终,通灵珠宝在同行的“绞杀”中脱颖而出。到2002年,通灵珠宝在20多个城市树立了连锁终端。到2016年上市前,通灵珠宝在全国拥有直营店76家、专厅185家以及加盟店237家,笼罩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等20个省市自治区。

(莱绅通灵官网上对沈东军的介绍)

生意胜利的沈东军,又开端进军娱乐圈。2014年,唐嫣主演的《克拉恋人》红遍大江南北,沈东军在剧中以帅气多金的暖男大叔形象亮相。在天津卫视《非你莫属》栏目中,沈东军也成为常驻老板。公开报道显示,每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,都有许多大牌女明星戴上通灵珠宝的首饰走红毯,作为老板的沈东军也是出尽风头。

与高调的沈东军相比,马家人显得非常低调。

通灵珠宝最初就是一家“家族企业”:1999年,马峻与沈东军各出资100万元,共同设立江苏通灵翠钻有限公司。马峻在接收采访时表现,“当时我们股份刚好一人一半,相当于都是创始人和原始股东。”通灵珠宝2016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,公司重要发起人为沈东军、马峻和蔄毅泽。

沈东军的妻子马峭向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表现,她与沈东军1996年结婚,“结婚后我和他,还有哥哥、嫂子四个人共同开办了通灵珠宝。”马峭强调说,开办公司得到了父亲马崇仁的支撑,“我父亲提供了借款以及他的人脉资源。”

马峻则向记者强调称,“作为创始股东,其实我们一直都是让着他(沈东军)的,很多事情他抛头露面就OK了,我们在后面做无名好汉也无所谓。”

王室珠宝品牌与“至暗时刻”

2016年11月,通灵珠宝以“沪市珠宝IPO第一股”的身份登陆资本市场。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.51亿元,归母净利润2.21亿元。2017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.64亿元,同比增长18.94%;归母净利润3.09亿元,同比增长39.67%。

意气风发的沈东军,在2017年4月主导收购了Leysen珠宝公司81%股权。当年12月14日,沈东军在公司战略宣布会上发布,公司股票简称由“通灵珠宝”变革为“莱绅通灵”。宣布会的最后,沈东军更是穿着王室作风的服装亮相,该服装被指是未来莱绅通灵旗下门店的员工工服。

(沈东军穿着王室作风的服装亮相 图片来自莱绅通灵官网)

“如今(上市)一年过去,公司不仅事迹连续高涨,更是通过收购迄今已有162年历史的比利时王室珠宝供给商Leysen1855荣升王室珠宝品牌。”2017年年报中,沈东军在致股东的信里提及自己的娱乐圈新动态,“曾经,一部《克拉恋人》让“通灵珠宝”红遍大江南北,今年,由我参演, 杨烁与古力娜扎等重量级演员担负主演的大剧《归还世界给你》也有望在一线卫视和各大视频网站全面上线。公司长期布局的以娱乐生态链推进珠宝主业的策略日益成熟。”

致力于打造“王室珠宝第一股”的沈东军,希望将“莱绅”的王室基因嫁接到“通灵”身上,成果未能如愿。在山西卫视2019年播出的《异想天开》之“失败学堂”节目中,沈东军曾谈及这段阅历。“在我们换商标的进程当中,其实就遇到了非常大的艰苦,2018年我们的整个的利润也呈现了一个下滑,销售额也呈现了下滑,也呈现了一些员工的离职。”

相干报道显示,更名遭到公司高管和经销商的各种反对,大家都感到,莱绅在中国知名度不够,而通灵本身却有必定的名气,备受消费者认可——质疑声不断,高管离职、员工离职,沈东军将此形容为“人生中的至暗时刻”。

也正是在2018年,更名后的莱绅通灵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5.29%,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2.21%,扣非归母净利润更是大跌40.96%。沈东军在致投资人的公开信中表现,“在过去一年里,公司淘汰了一批包含多位高管在内的管理人员,也对渠道进行了梳理和优化,自动关闭了一些经营后果不佳、不符合公司战略定位的门店, 以适应‘赋能王室品位’理念的落实。”

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注意到,2018年9月,在时任董秘蒋悦“因个人原因”辞职后,身为公司董事长、总裁的沈东军,又开端代行董秘之职。2019年1月3日,公司财务负责人周传波发布辞职——这也是通灵珠宝两年内第二位财务负责人辞职。此后,公司又有多位董、监、高人士发布辞职或被换。

沈东军在前述电视节目中表现,“我在去年到今年的半年里,在我的脑筋里,一直萦绕着一句话,这句话就是肖知兴在一篇文章里所讲的一句话:你想让企业基业长青,你必需是,以命换命。”沈东军当时双手交织在一起,接着又将双手摊开,哽咽着说道,“整个这个季节,每天都是想着这句话。”

也正是在2018年,马峻和妻子蔄毅泽分开公司,不再参与公司的实际运营。

举报大舅子夫妇

从2016年上市以来,沈东军和马峻、蔄毅泽一直坚持着一致行为人关系。但沈东军眼中的“王室珠宝第一股”,却在岁末年初突然上演“宫斗戏”。

2020年12月29日晚间,莱绅通灵宣布的“关于董事被有关机关调查的公告”显示,公司于2020年11月20日收到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经侦大队通知,已正式受理公司举报的关于董事马峻先生、董事蔄毅泽女士涉嫌职务侵占一案。

公告进一步披露称:2020年7月,南京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在对公司例行检讨中,发明公司在2005年至2015年期间(公司上市前)有税务违法嫌疑,嫌疑人重要为董事马峻先生、董事蔄毅泽女士,并恳求南京市公安局机关协助调查,南京市雨花台区公安局经侦大队负责协助税务机关调查。

莱绅通灵在公告中称,公司对此高度器重,进行了全面的内部自查,并积极配合税务机关进行调查,“通过自查,发明公司在上述期间内与供给商的交易中,进货金额与付款金额存在较大差别,因此疑惑董事马峻先生、董事蔄毅泽女士侵占公司财产,涉嫌职务侵占。为保护公司及全部股东的好处,公司于2020年11月20日向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进行了报案。目前,税务机关及公安机关正在对上述事项进行调查。”

公告同时显示,“董事长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伪记录。”

这样一则公告令外界充斥了怀疑:于公,他们是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和一致行为人;于私,他们是妹夫和大舅子。“亲情的小船”为何突然就翻了。莱绅通灵为何又在警方受理一个多月后才披露上述公告?

紧随其后,莱绅通灵披露因上述公告事宜收到监管工作函,涉及对象包含上市公司、董事、控股股东及实际节制人。

1月4日上午,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与沈东军取得接洽。“因为在这个进程当中,也有一个侦办的进程。公安和税务决议结合调查了,所以我们就对外颁布了。我们如果不对外颁布,就可能带来其他问题了。”

沈东军同时强调称,企业在疫情当中经营不易,“马峻和蔄毅泽都是大股东,更应当体恤员工,体恤我们工作中的每个人,希望两位董事自动接收公安和税务的调查,以证清白,减免我们受到的困扰。”

妻子起诉离婚或成导火索

对于上市公司及沈东军方面的说法,马峻兄妹并不认可。

“这完整是由离婚案引发的,沈东军妄图独霸上市公司节制权。”马峻向e公司记者表现,“沈东军于2019年11月20号被起诉离婚,这牵涉到上市公司可能产生股权变动,实控人可能会产生变革,上市公司应当披露这件事,但至今没有公告披露。”

马峻提供的一份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,妹妹马峭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起诉与沈东军离婚纠纷一案,早在去年11月20日就获得法院受理。马峻同时强调称,公告中所称的“涉嫌职务侵占”、“ 税务违法嫌疑”,是沈东军“谋划”出来的, “沈东军所谓的‘公安和税务决议结合调查’,这句话并不属实。目前公安和税务都只是处于举报受理的初查阶段,并没有立案。我们现在都在澳大利亚,因为疫情没法及时回来,我会委托国内律师跟警方去沟通,”马峻强调说,沈东军方面的所谓证据都是假造的。

(税务部门讯问通知书显示,沈东军的妻子马峭也被举报了)

莱绅通灵此前披露的公告显示,沈东军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.06亿股,持股比例为31.16%,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;马峻和妻子则分离为二大股东、第四大股东,夫妻二人合计持股1.04亿股,持股比例为30.68%。此外,马峻和沈东军通过共同节制的南京传世美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传世美璟”),持有上市公司2.18%的股份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马峻和沈东军分离持有传世美璟30%的股份。若以此计算,沈东军合计持股比例31.81%,略高于马峻夫妇的31.33%。“一旦离婚分割财产后,沈东军的股份将低于16%。所以他疯狂假造不实证据去税务和公安举报,试图要挟恫吓我妹妹马峭,阻拦离婚分割财产。”马峻提供的聊天记载显示,沈东军的妹妹和马峭微信聊天时曾表现,“你不要到最后赢了婚姻法,输了刑法。”

(沈东军的妹妹发给马峭的语音转成文字)

谈及起诉离婚的原因,沈东军的妻子马峭在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,沈东军清算创业元老的做法她并不认可,此外沈东军在男女风格上存在问题,“他2009年还在一份保证书上签字,许诺断绝与其他女子断绝不正当男女关系。”马峭称,从2019年11月份以来,双方缭绕股份等财产的分割僵持不下,“我要跟他分财产的话,他在公司的股份势必受损,可能就是节制不了公司了。”

(马峭向法院提交的证据资料,沈东军在接收采访时否定该保证书的真实性)

不过对于马峻兄妹关于离婚纠纷引发举报的说法,沈东军予以否定。对于马峻兄妹所指的风格问题,他表现不便回应,但强调所谓保证书“没有这回事。”

对于未公告披露离婚纠纷事项的原因,沈东军解释称,“法院有可能判离,也有可能判不离。我们还在做婚姻的挽回,如果法院判不离婚,或者我们和好了,她又撤诉了,我们是不是就成了愚弄投资人了。”沈东军同时强调,限于披露规范的要求,不便对记者说太多,“更多的情形,将来在法律容许的情形下会说出来。”

从2018年1月以来,莱绅通灵股价连续震荡走低。曾经上百亿市值的莱绅通灵,如今市值也只剩下24亿元。

在山西卫视《异想天开》之失败学堂节目中,沈东军曾这样说,“世界上只有两种动物是伤害同类的,一个是人,还有一个是大猩猩,是把同类‘赶尽杀绝’的。”他同时告诫所有的创业者,“你要做好以命换命的筹备。”

这场“宫斗戏”未来走势如何,记者也将继续关注。

起源:e公司